回复

是他可以对吴议员及其社交媒体进行这种愚蠢的运动。

您是否曾经喜欢过冰淇淋委员,可敬的马特·奥·马利(Matt O'Malley)的疯狂,平淡而愚蠢的社交媒体活动?是啊